第十放映室 / 待分類 / 一集飆到9.0,「韓國張東昇」來了!

分享

   

【中通快遞香港】一集飆到9.0,「韓國張東昇」來了!

2020-11-13  第十放映室

    如果,相愛14年的丈夫——

    可能是沒有血、沒有淚的連環殺人魔。

    一個連愛情都要靠演的男人,其實冷漠才是他的本質。

    察覺到蛛絲馬跡的你,是會選擇對家庭的維護,對愛人的“信任”。

    還是對真相的執著?

    最近一部新韓劇,便上演了這麼個匪夷所思的故事。

    只刷完前幾集,首批追劇的觀眾就發來了反饋:

    看丈夫每天對着鏡子練“幸福的微笑”,是真·不寒而慄。

    這一幕帶來的陰影,絲毫不亞於“張東昇唱小白船”。

    而這部劇,就是李準基時隔兩年,帶來的新作品:

    《惡之花》

    雖然目前只更新了三集,但三集的收視率,輕鬆領先韓國同時段的節目。

    不僅如此,即便沒有過多宣傳,它仍舊幾度拿下韓國熱搜。

    就連在豆瓣上,也是飆到了9.0的高分。

    對中國觀眾來説:

    追《惡之花》和追《隱祕的角落》,或多或少有着相似的體驗。

    強劇情,快節奏,開局十分鐘就能抓人;

    每集至少一個受害者,劇情隨時會反轉。

    在這裏,你似乎永遠也猜不到,下一秒將發生什麼。

    01.

    暴露

    2020年,韓國首爾的一家手作坊。

    兩個男人正面對面喝茶,聊天。

    突如其來的相遇,你來我往的逢迎,起初看上去都還算鎮定。

    然而,當交談的內容轉移到一件陳年舊事上——

    穿過偽裝,細微的表情變化,還是出賣了兩人內心焦慮

    作為來訪者的男子,率先將面前的茶水一飲而盡。

    隨後,似下了什麼決心,他提起十八年前的兇殺案。

    那是他從小長大的村子。

    上了年紀的村長,某天被人發現死在了枯草堆中。

    有激烈打鬥,渾身是血的他,很明顯是讓人用利器割開了動脈。

    慌張的村民報了警,警方立刻展開搜查。

    最後,在無人的郊外找到了兇器:

    一把帶血的,修整草坪用的剪刀,裝在名叫“都賢秀”的高中生書包內。

    但當警方回過頭,想要找這個都賢秀問清楚時,卻恍然發現——

    少年早在案發那天,就消失在了村子中。

    此後的十八年,被列為嫌疑人通緝的都賢秀,一如人間蒸發。

    而這起案件,也理所當然,懸放至今。

    聽完陳舊的回憶,男子口中同樣叫“都賢秀”的老闆,低頭抿了口手中的茶。

    沉默片刻,他淡定説道:

    一個模稜兩可的迴應,竟讓來訪男子有了追問的勇氣。

    他用力按住自己抖動的雙腿,吐出了心中疑惑:

    面對“無理”的指認,老闆並沒有急着撇清,也不見一絲惱意。

    他用一雙狹長的鳳眼,細細打量了一番眼前這人。

    而後緩緩回答,“就算我説不是,又怎樣?

    過於沉着的語氣,使坐在他對面的男子,並未能察覺到他顫抖的嘴角。

    幾輪試探未果,來訪男子沒了底。

    想着先離開再做打算,他站起身草草找了理由,要走。

    就在轉身離大門還有幾步的時候——

    身後的老闆突然開口,也問起了他問題。

    你結婚了嗎?

    看樣子好像沒有,是獨居吧。

    你剛説你是週刊記者?

    那一般週五交稿,這幾天上下班時間應該很自由。

    細思極恐,緩緩回頭。

    男子一臉不置可否,看着“都賢秀”。

    待到畫面再一悠揚的古典樂中,兩人已扭作一團。

    打碎了桌上招待客人的茶杯,老闆目露兇光,狠狠勒住來訪者的脖子。

    他打算如何處理個不請自來的“老朋友”?

    他又是如何逃脱警方的搜尋,長達十八年之久?

    最後,十八年前那場兇案前夕,他究竟經歷了什麼?

    鏡頭快速切換之中,一段利落的外來衝突,把住了故事核心

    《惡之花的後續情節,便將圍繞這幾個問題,輔以重重迷霧,誘人深入。

    而隨着女主人回到家中,看見丈夫和女兒親密互動——

    環境佈景開始從樓上明亮温暖生活區;

    過渡到樓下暗靜謐工作區;

    到這仍沒停,它繼續下沉,來到了上鎖的地下室。

    強烈的視覺衝擊,無形中便壓抑住了觀眾的心理。

    而當手腳被捆綁的來訪者,再一次出現在畫面中——

    他陡然睜眼。

    這更意味着,一切遠不如想象那麼簡單。

    02.

    隱藏

    什麼都賢秀能在十八年間,始終逃避警方的追查?

    劇情一開始,便給出了答案。

    因為他早已不是那個窮鄉僻壤出身,又揹負命案的嫌疑犯。

    他如今的名字,應該叫白熙星,是首爾大學醫院院長的公子

    頂着“富二代”的新身份,他不僅擁有了愛好的事業,手作工坊。
    甚至連住的,都是別人買不起的獨棟別墅。
    身份掉包,只能算狐狸隱藏尾巴的第一重把戲。

    他最炫技且最大膽的,還要數娶了女警察,又和女警察生了個女兒。

    會家務,能哄娃,疼老婆,永遠一幅和和氣氣。
    這樣一個好好先生,竟然是被通緝多年的殺人犯?
    知人知面不知心,正是最近各大懸疑劇共同想要揭示的真諦。
    就像之前的張東昇之於我們——
    白熙星,也成了眼下韓國觀眾的新一代陰影。
    這兩個角色,毫無疑問,都是精於偽裝的“狡猾之人”。
    遠看,你會發現他們有着表裏不一的兩極性。
    表面上張東昇為人師表,尊敬長輩,對誰都温和有禮。
    但私底下,他禿頂,他扭曲,他不行。
    是個只能依靠虐殺,掠奪別人“機會”的高智商罪犯。
    而白熙星呢?
    對待女兒幼兒園的老師,他也細心周到的不像話。
    知道老師沒時間準備早餐,他事先做好,送到手裏,以示慰問。
    同樣,是個會被誇“體貼、長得帥,很幽默”的男人。
    然而揹着老師,他對女兒的教育,卻又顯得意料之外的“陰暗”。
    因為一個洋娃娃,女兒和同學在幼兒園發生了矛盾。
    瞭解情況後的他,一反往日慈父形象。
    當着眾人面,他不由分説,必須要自己女兒道歉。
    事後,父女單獨相處的咖啡館。
    白熙星哄六歲的小朋友時,説了這麼一段話:
    “給人留下好印象,就不會讓大家在發生壞事時想到你
    對天真孩子尚能如此不陽光,讓人怎麼看都不太像心理正常。
    隨後,對待被他囚禁在地下室的“老朋友”,徹底印證了這一點:
    一把冰涼的鐵錘緩緩劃過臉龐,釋放着心理威懾
    仿只要稍有不滿,就能立刻送他上西天。
    近看,斯文敗類們又都總是精於變臉。
    秦昊飾演的張東昇,在街邊孩子們的錄像,唱《小白船》
    前一秒,他還面帶微笑,散發友好和善意。
    但後一秒,這笑容就隨着錄像畫面,突然散去。
    剩下的,只有野獸獵物,狠厲的凝視。
    而李準基飾演的白熙星,每天送女兒上學。
    就在眾人的注視下——
    轉身前,他還扮演着好爸爸,甜蜜微笑,耐心叮囑,不捨告別。
    轉身後,便已面無表情。
    這種隱忍,這種轉變;
    這種看似低眉順眼,實則暗自謀算;
    都在無形中,使劇情與人物變得更加豐滿。

    説到底《隱祕的角落》和《惡之花》,兩部劇亮眼的是什麼?

    並不是臉譜化,單純嗜血、手段殘忍的殺人兇手。

    而是日常居家、衣冠楚楚,卻內心晦暗不堪的“隱藏變態”。

    03.

    動搖

    同樣為了不失去"現在",而不擇手段。
    白熙星與張東昇,又有着些許不同。
    白熙星會對着鏡子,反覆練習詭異的“幸福微笑”;
    每回看完電影,都要問別人什麼時候該悲傷,什麼時候該開心;
    和自己老婆吵架,總是先頓住,像機器人識別對方的表情。
    種種跡象其實已經表明:
    他有先天的情感障礙,本身無法感知情緒。
    所以,隱藏殺人犯向三好丈夫的絲滑轉換,只能靠後天學習。
    《惡之花》的惡,指的並不單單是邪惡。
    它還有憂鬱、痛苦和病態的意義。
    而這部劇中,像花一樣善與美的,正是妻子車智媛。
    身為首爾重案組刑警的她,本身具有非常敏鋭的“嗅覺”。

    在調查一起男童墜樓案時——

    既有男同事主觀斷案在先。

    根據以往經驗,咬定虐童施暴者一定是父母。

    也有車智媛縝密偵辦在後。

    通過拖鞋、襪子、監控等一系列細節,成功找出意料之外的真相。

    然而這樣的她,唯獨在丈夫面前,解除了所有的武裝。

    為什麼?

    一方面,當然少不了白熙星“只給她看她想看到”刻意。

    更多的,還是出於她自己,對丈夫的愛與信任。

    但當劇裏車智媛所遇到的案件,一步步將她引導到了白熙星身上。

    當生活與工作頻現端倪,聰明如她,也開始懷疑枕邊人的過去。

    也許,我認識了14年的丈夫,過去和身份都是假的;

    也許,現在發生的詭異又可怕的案件,紐帶就是他;

    也許,當初的愛情,只是出生在無知之中;
    也許,最後知道一切,意味着走向崩潰。
    這動搖完美信任的真相,還要不要選擇打開?

    而對於白熙星來説,選擇現在的妻子究竟是因為“愛”?

    還是因為這個女人只是最好的保護色,可以讓他隱藏過去?

    一個情感認知障礙的人,真的會知道怎麼“愛”別人嗎?

    這一系列拷問,比起殺人事件,更能吸引觀眾去找到答案。

    在這部劇的五分鐘預告中,有這麼一幕,白熙星對妻子説
    “最初,我一直以為遇見你,是我運氣好。
    但是,現在我開始覺得,你不該遇見我。
    生活在惡之中,愛的卻是善。
    整個故事的主旋律,大概還是偏向於此的。

    最後,再説點題材的吧。

    眾所周知,韓國犯罪劇,一直都有一個明顯的優勢。

    就是不用顧及是否拍得正面”。

    審查管得松,觀眾喜歡看,所以總容易出好評。

    “韓國張東昇”,敢拍、能拍終歸只是前提。

    更重要的,還是它能不能圓?

    對《惡之花》,我們保留期待。

    0條評論

    發表

    請遵守用户 評論公約

    類似文章 更多
    喜歡該文的人也喜歡 更多

    ×
    ×

    ¥.00

    微信或支付寶掃碼支付:

    開通即同意《個圖VIP服務協議》

    全部>>